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拉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

 
 
 

日志

 
 

花谢花开年年事   

2014-10-29 12:19:51|  分类: 记忆之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时间深处的鱼



读萨《与Y书》并想起一段时光 - 时间深处的鱼 - 时间深处 落英缤纷


  


     摩羯座的女子,习惯清冷。绝不轻易示弱,亦不轻易示好。可是,遇到她,阿姐阿姐的可以把人叫到化了。


        与她一起的还有他。那个最初被她俩叫做小扬的人。


        三个人,“如果合并同类项:一。一样的傻的可爱。二。一样的糊涂。三。一样的有点小才气而不珍惜。四。一样的心永远在云朵之上,一样的相信最美的在路上。以网易煤球为证,义结金兰。”(2011-05-07鱼字:《傻啦傻啦,鱼来了,傻啦傻啦,花开了》)。


        有过一段好到风清月白,霁月光风,回忆起来可以大朵伤感的友情。


        生日,南三给我寄古灵精怪的亲嘴鱼手链。为我写花团锦簇的字,哄我开心——


    冬日的夜晚,静得出奇。我盘腿坐在床上敲这些字。旁边是睡得香香的小他。他老子感冒了,小他就耍赖要我陪他----“老妈你可别被老爸传染了”,小他说。
    这让我想起了毛豆豆。第一次见她,是她十岁生日。十岁的小蓓蕾,五官挤在一起,在灯下笑得像只淘气小猫咪。曹子建说:惊风漂白日,光景西驰流。是啊,转眼间,就这么大了。
    孩子们长大了,我们,当然就老了。这是自然规律,
    我们都懂得并且报以理解。不过是朝着祖母绿又迈进了一步。
    岁月山河,潮起潮落,又怕它怎地

    你是春晨采薇的少女,从诗经里缓缓走出,脚趾清凉,沾满露水
    青荇参差,翘首以待,幻想与流水有最好的相遇和开始
    蒌蒿满地,之子于归,如今的乐器弹不出这上古最美的情话
    远离故乡,看草木蔓长,你的眉弯结满深深浅浅的忧伤
    蒲州的王维,是你童年的邻家少年,他有红豆,也有禅宗
    你念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他负手而立,俊眉朗目,白衣胜雪
    他画林木古渡,烟树征帆,你侧耳倾听,蓝田辋川,风雨入梦
    原来并肩行走一日,胜过红袖添香百年

    九江的陶潜,听说是个酒鬼,挂官归田时他一定是喝醉了
    不然,怎么把好好的五斗米换了满院黄花,还仰天而笑出门去
    从此酒里乾坤大,素弦而歌,日日浊酒北窗醉
    四海丘山,归去来兮,山水桃花源
    我问,王摩诘的山水诗画,陶渊明的东篱菊花,你到底更爱哪一个
    你说,一半风花雪月,一半柴米油盐,无聊的时候,我翻翻苏子瞻

    ----今日是你的生日。涂抹这几行字送给你。
    愿你一直心如明月,岁岁平安喜乐。


                                                                                  ——萨《与y书》


        那个曾经说:什么叫做哥咧?就是你享有想到打电话就打的特权,啥没了就喊的人


        那个会把萨的小他带在摩托车后,会喊宁儿一口一个我外甥女的


        那个叫做南大的那个人


        终于,什么也没有说。


        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而我们不再是我们。


        对于现在的我们,连一句问候都觉得奢侈。


        若干年后,一切烟消云散,才注意到这样的文字下,aben先知一般的字:


        照片中,有两个煤球在破肚掏心。


        窗外冷雨潇潇,是我最喜欢的冬雨日。想起萨说:


        一个人名字还在,并且将永远存在,却再也回不来了。曾经的热闹喧嚣,都成了文字回忆。一个人的谢幕,让所有的对白和唏嘘,都成了独角戏。从此,天下无此人,网易无此人。看透了生死,看不透聚散。看不透就看不透,谁也不必装。
        有一个人,其存在曾经是一种温暖。然而,终于还是散了。今天去看其六七年前的旧文。里面白字连篇,看得很吃力,远非我从两年前开始看时的大江大河的模样。有人在底下明显地示好。若搁以前,会怎样呢?拿不准会是如何的起劲打趣。现今,只是疑惑。这疑惑里还夹杂些难过。但不管疑惑还是难过,终究是放弃,或者是被放弃了。活着已是不易,背负太多,只会雪上加霜。


        突然就笑了,部队里长大的孩子,山东的妹子,从来却爱相逢马上三杯酒,好过多少欲说还休心事婉转的脂粉——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谁记今朝 ?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 一襟晚照……


        自此,你有你的山长水阔,我有我的秋水长天。


        拒绝任何人唏嘘,或者暗自得意。


及:
今天,接近午餐时间。
我坐在一张旧木桌子旁,等人。
就在这空隙,翻出Y的这篇旧文。平静地读了两遍。
那些曾经以为今生今世再也挥之不去的情绪在这个秋日的午间已然杳如黄雀。
重温记忆,像看一台事不关己的老套戏码。
唱的是花好月圆,念的是天长地久,猛回头,却已空山路远
又像见证一场开到荼蘼只剩尘烟如梦的花事。
想的是玉树流光,说的是朝花夕拾,一转身,早就物是人非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