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拉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

 
 
 

日志

 
 

【网易六年】流年灯影碎池萍  

2014-03-10 13:16:08|  分类: 非明非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六年。流年灯影碎池萍 - 萨拉 - 萨拉
(图取自刀刀处,致谢
从前的日子,有很多值得一提么? 不然,怎么区区几年居然有五百多篇文字堆在这厢?
二零零八年。9月到12月,居然有78篇。
写得还算认真的是《独自成长》————
       “......许越童年的乐趣大多是从书中得到的。当别的小孩成群结队地去玩耍时,许越却独自在一边胡思乱想,或者读一些似懂非懂的书。别人有快乐,许越却只有落寞。不过,那时不觉得那叫落寞,也没有大人注意许越的情绪和状况,她只是胡乱地成长着,满不在乎地成长着,而且长得很强壮,就像田里的杂草,它们总是比庄稼更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生长的地方和方法。这,也许就是三女儿的悲哀。许越最大的乐趣就是坐在深深的天井里读书,一直读到夜色慢慢降临,母亲会一边做饭,一边大声叫许越:“鸡都上窝了,别看了,当心你的俩眼!”有很长一段时间,许越读的书大多是她到处搜罗来的,还有的是二姐的专业书,比如《文选和写作》等等;也读《红楼梦》,当读到“苦绛株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时,不禁脱口而出:“忍顾来时路,一径黄花堆积”。那时是不是就认为黄花满地比生离死别更像悲剧?就这样,似乎因为过多地与各种书中人物交流,所以在现实中许越好像不会交朋友,也不像别的小孩那样,会跟父母撒娇、扮可爱,就像一个冷眼旁观者,静静地面对周围发生的一切。
        这个小孩终于长大了,以为自己不会再孤单,可是忽有一夜,梦见自己死了,冷冷的,仍旧没人理会,不禁悲从中来,大声哭起来!醒了,知道自己并不是害怕,只是悲哀。那时,许越睡着的是已去世的祖母曾经睡过的床,也不知为什么,开始的几天总是生生死死的尽做噩梦!之前不是这张床,之前睡的,是一张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旧床,窄而且小,对于生得高大的许越来说真是不好受。冬天最不好过,夜里经常会醒来,棉被早已跌到地上,双脚冰凉。开始还会忍着冷起来整理,几年下来,许越学会了一项本领:冻醒以后,闭着眼,一只脚将地上的棉被钩起来,上身并不动。因为屡次的折腾,所以很多时候,清晨起床时,脚是冰凉的,像从来就没有被暖过来。
        十年前,许越的一本纪念册上有友人Martin Sun的话:“……寂寞,你要多么寂寞才会像张爱玲那样拍着桌子狂喜,张爱玲是一袭长满虱子的华裘,我们毕竟不是,我们是人,凡人,平凡的正常人,……”是的,许越周围的人都看到她漠然的眼神,那漠然也可能真的令人心寒;可是,又能怎样呢?秉性使然。
        回首年少往事,就像看一部黑白老片子,里面有一个不美的瘦姑娘,她的寂寞的生命树上挂着稀疏的叶子,风一次次吹过,坚持着,就是不肯随风飘落”。
现在读这样的句子,陡然觉得遥远又陌生。仿佛两个人站在时光的两岸,互相对望。河流静谧。大地无声。

二零零九年。109篇。如今,能想起的却是旧作《祖母》————
        “ 。。。。。。遥想当年,祖母初见祖父,正是二八年华,情窦初开,或者是在庭院里擦身而过,或者从阁楼上偷偷张望,或者仅仅是隔着珠帘远远一看。每当想起彼时的祖母,李易安的《点绛唇》就在她眼前浮起来——'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端的无比浪漫!然而,以后发生的事证明,祖父却是祖母的灾难——他不光留给她两个孩子,还留给她半个多世纪的孤独岁月和十几年的躲躲藏藏的颠沛流离的生活。。。。。。"
祖母是我心底永远的痛。因为那些有关祖母的设想,有关祖母的规划,再也来不及实现。如今的我,只能在回忆里重温她在时的温暖。而那样的温暖,再也不会有人给予。或许因为再不可得,才愈加弥足珍视。

二零一零年。106篇。
《十月的村庄,歌声嘹亮》
    “梦里/遇见阳光的衣裳/在十月的衣襟/开出花朵/美丽的花朵
    十月的村庄/弥足珍贵/永恒的忧伤/刚刚打马走过/此刻 歌声嘹亮/彩云作伴/明月高悬/清凌凌的河水/漫过无边的牧场/忧伤掠夺忧伤/悲凉背叛悲凉/十月/歌声嘹亮/驶过村庄”
故乡。村庄。池塘。鸣蛙。这些字眼,读出来的感觉,仿佛春日脱去厚重寒衣的躯体,在杨柳风的吹拂下尽情舒展柔软的四肢;或者像吸饱雨水的庄稼,在阳光下一节一节地向上拔高。恬淡。舒服。孩童的眼睛记录下一生不忘的风景,曾经支撑了无数的不眠夜。虽说青山处处埋忠骨,可百年之后,谁不希望落叶归根,将身后的自己融入生养自己的土地?

《瘦骨下,是嶙峋的诗》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呢喃完这一句/你忘了自己是谁/只记得那壶未饮完的竹叶青/在月光下  伶仃

走出那个庭院/望向西北/那里有颗星/如冲锋的入侵者一般/在挑战你的将逝的豪情/那颗星/叫做天狼/你眉目如弓/而弦已老

    此时 你看得到吗/小轩窗爬满了蜘蛛网/妆镜台落满了忧伤/回想起月下的短松冈/你和她  早已生死两茫茫/鬓已斑白/思念只能在梦乡/醒来后/独自怅惘/如那扇再也打不开的窗

    有满腹的子曰诗云/也有一肚子的不合时宜/朝云说这话时/一定在心里偷偷地笑了/学士 肉吃多了吧

    经年之后/柳絮飞尽 梅花雪冷/松涛阵阵 禅钟声声/六如亭下/琵琶乱响 句句断肠/。。。。。。

    此间/明月常有/婵娟已无/只剩一湖冷冷秋光/遍体鳞伤”
苏轼这个人,被我高攀了一下子,喊作苏轼大哥。读他与佛印的典故,总觉得佛印是大师,而子瞻是孩童,尤其被佛印慢吞吞回敬时,会让人忘了他的诗词文赋,惟余面红耳赤讷讷不能言。好不可爱!人与佛,亲疏远近,不言而喻。


二零一一年。108篇。

写《夕阳依旧上帘钩》。以一段尘封的往事为模版。期间浮浮沉沉的故事,不愿提起,却始终不能忽略不计。十八岁到三十岁,十二年的光阴,像一个轮回。爱与恨,成长与背叛。像白天与黑夜,貌似截然对立,实则唇齿相依。岁月之河,总有浪花激荡,一帆风顺只是美好的愿望与遥远的祝福。时过境迁后的唏嘘,其实与谁也无关。

但我更喜欢的是随笔《十月破城》——

    九月。清秋至。

    与一群名字在尘埃间相逢。枫叶待红,菊未开。

    一一风荷举。在阳光里,看风走云聚散。

    浮生再记。清不绝俗,贞不杵物(吴大猷言)。

    知君用心如日月。日晚倦梳头的小女子,流连在小我的世界。

    吟赏风雅。看尽繁华地,远绝是非乡(东坡语)。

    “明月白霜,光阴往来。

    与子之别,思心徘徊。”

    ——南朝·江淹《别赋》

 

    十月。秋渐深。

    大多,天空半晴半阴。落叶且歌且舞。

    大多,不是晒被的好天气。

    大多,索性把棉被丢进风里。

    我会站在一旁,向一株生长在不远处的银杏行注目礼——

    等待它的叶子变老变黄。

    时间,就是天空飘过的云。你不必理会,它自会来去。

 

    十月。三分之一时。

    飞鸟用翅膀丈量天空。

    鱼儿用尾巴丈量海洋。

    我们,用脚步丈量大地。

    一起慢慢向着寒冷进军,或逃避。

 

    十月。书事寥落。

    呼兰河传。

    藏本佚失,遍寻无果。辗转数店,购一别本。

    城南旧事

    下场同呼兰河传。某咬牙切齿:书与爱人,概不借人。

    质数的孤独。

    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

    两书推荐给初夏妹子,不知她读了没。

 

    泉城路的写字楼,在十月的阳光下,站成一排排列兵。

    我像一只蚂蚁,匍匐在一间热火朝天的办公室。

    今天,在如山的文件堆里,发现一只漂亮的飞蛾。

    它的触须很标致,像两根弯弯的眉毛。

    用铅笔拨拉了一会儿。我知道,严肃的我那时是微笑的。

    腾空眼镜盒,想把它装回家。但一本文件掉了下来,它立刻粉身碎骨了。

    因为它是一只标本。

    不能飞翔,更无法躲避。

 

    十月,兵临池下。

    一举破城。

这类文字,近似于自说自话。是寂静夜晚的耳观鼻,鼻观心。身旁,木案之上,冷香袅袅。


二零一二年。40篇。
11月。小说《沉醉》动笔。大城小事。写在文前的话,可看出个中端倪——
            极喜欢《流光飞舞》中的琵琶演奏。
      婉转清扬,略带唏嘘。
      似一个伏笔,潜伏在某个梦醒后的清晨。
      窗外,风弱弱,雨潺潺,引你将梦中人忘记。
      江湖飘摇。两忘烟水里,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二零一三年。34篇。
俗务缠身,疏懒惫怠。惟几篇一时兴起之作却是用心写就——
《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是白发翁媪般的旧时光影碎片。前尘往事,仅存影影绰绰,那些梅花照壁般的好花好天,也只能勉强追忆了。世间事与人,无论你多么不舍,到头来都要放手。再美好的故事,也会落入世俗的窠臼。像下一盘棋,无论开局多么声势浩大,走势如何波诡云谲,计算如何风雨不透,一招不慎,也会满盘皆输。倘若你有兴致,可以复盘重来,但已经于事无补,因为那些发生过的事情,再也不能回头。人事一个理,不过都是,花落流年渡,春去佳期误。

网易六年。聚来散去。如萍踪灯影。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6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