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拉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

 
 
 

日志

 
 

花事不许留白  

2013-03-15 00:07:49|  分类: 深夜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事半寥落 - 萨拉 -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

(网图:美丽的曼玉和楚红)

今日二月初三,龙抬头后第一日。照例,在这个日子要整点文字来纪念下。

 

济南的春天,大都短得很。人常言,刚脱下棉衣,就穿上短袖。短得几乎有些使人猝不及防。春装,似乎永远被陈列在壁橱里,如美人落入深宫。寂寞到死。

今年似是意外。痴缠的冬天过后,竟是漫长的寂寥春日。翻出去岁购置的薄外套,竟是簇新,心下便多了欢喜,仿佛白捡了一件。对镜理容,顺道就忽略了眼角呼之欲出的细纹,只顾着眉开眼笑了。

天暖复冷。花儿们便也顺势跟着沉着起来。像调皮的孩童,只一味地喜欢捉迷藏。

我只怕它们终于忘了花开,像那捉迷藏的小孩,最后睡着在隐匿的角落里。害大家一通好找。

 

傍晚五点多,过顺河高架桥。看到桥下四五株瘦瘦的白玉兰,在微微的南风里作婀娜多姿状。

不禁笑。

它们是某今春看到的第二种花。第一种是小区里一户人家院门外的几枝星星点点的迎春。

那迎春外,通常会站着那个瘦小的老人家。她刀刻般的脸上往往没有表情。这模样似乎传染给了那些迎春花,它们年年无一例外地开得无精打采,即使全盛时分,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更有几个调皮孩子,散了学,会顺手扯几枝几朵,擎在手中把玩。即使被母亲轻声训斥,也都充耳不闻。未几日,那些黄色的花,便零落成泥了。徒留下叶子稀疏的枝条,和面无表情的古稀老太。一起站在暮春的夕阳里,凭吊或稠或淡的往昔。

有一家单位,铁栅栏上爬满了蔷薇。我每日经过那里,都会仔细打量。从它们刚抽出新芽,到铁栅栏差不多完全被绿色覆盖,似乎是个极短的过程。但再到“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南朝·柳恽),却须得耐心等待。别的花都开了,蔷薇们还在韬光养晦,一日日,懒画眉的婆娘般地倚在风拂过的门槛旁,任人指指点点。懒便懒,何必要冲到人前卖弄招摇呢。然而忽有一日,蔷薇们卯足了劲,在一日之中全部开放,大义凛然地和盘托出。接着便在和风下,欢快地手舞足蹈起来。任谁从旁经过,无不带一身悠长花香。倘若偶有鸟儿叽喳着驻足,便是小谢笔下的“朝光映红萼,微风吹好音”了。至于白乐天戏说的“少府无妻春寂寞,花开将尔当夫人”,其殷殷之情,几乎就胜过了林和靖的梅妻鹤子了。

 

其实,南方早已花开遍地。某姐的禾雀花,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倒挂在藤条上,禾雀原来是麻雀;某哥的两朵兰花,像亲亲爱爱的小恋人在偷定终身;孤城兄的黄梅,疏影横斜,招蜂引蝶。即使在北方,别人笔下的花枝招展也早已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远走的人,也该在“陌上花已开,可缓缓归矣”的呼唤声里,转身回来。

明日8-18℃。春风渐暖。只合,着轻便春衫,与亲爱一起,往有情山水里去。听泉水叮咚,看花开满眼。

花事不许留白。是也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6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