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拉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

 
 
 
 
 
 

时光书·山中客

2018-1-21 15:53:20 阅读84 评论8 212018/01 Jan21

听说,你曾喜欢上一个姑娘

后来,她不是你的新娘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这么着。

那时

你尚白衣青葱

睡在爱打呼噜的哥们儿的上铺

有茂盛的头发、瘦削的身体

和梦游般的眼神

以及蓝色圆珠笔

以及红色方格稿纸

信使背走的绿色希冀

是黎明的窗棂下

一只寂寥的斑鸠

青背褐羽

惊起又寻觅

时光是永恒之海

时而狂风裹挟乌云

时而扁舟酣睡于水波

而你,心思如邻家的少年

日升时  春风般吹过万里

月落后  宋词般起承转合

于是恬淡贞静

于是隐于南山

目光翻起书页

夜深人不寐

笔落素笺

听更漏遮蔽叹息

青玉案上

拂尘掸不走昔年旧事

总想那一日,那一人

——东篱煮茶黄昏

一盏饮不尽 流年

你大笑



我不是山中客

作者  | 2018-1-21 15:53:20 | 阅读(84) |评论(8) | 阅读全文>>

端午:时光无忌

2017-5-30 17:34:34 阅读264 评论21 302017/05 May30

今日端午。各位端午安康。

久不上博。今日一登录,便收到L叔发来的消息。知他安好,禁不住念一声佛。

L叔是为数不多的建博之初便是好友的人,是一个喜欢摄影的帅老头儿。13年初的某一天突然消失,杳无音讯。彼时是心慌的,但又劝自己,保不齐是公事忙碌或者私事缠身或者因为其他原因厌倦了博客。后来陆续惊闻几位博友染病逝去,觉世事无常之际心下更是惴惴。好在,四年之后,他还在。

园区里,遍地绿植,寂寞如昨。

女贞。

我站在一排木槿下,看丛生的小叶女贞的白色伞形花簇,她们开得稀稀拉拉的,一点也不精神。

萱草。

萱草却开得兴兴头头地,惹得蚂蚁蜂拥而至。拿手指一弹,它们立刻慌不择路四散逃开。

如临大敌。

侧柏。

奇怪的流星锤似的蓝色小果子,潜伏在扁的叶片间。

我以为是空心的,捏了捏,竟然实心。不晓得埋到土里会不会发出芽来。

瞧,不管你何时得闲,走出来,总会有形形色色的植物,以它本真的姿态长得旁若无人。

管你喜欢不喜欢呢。

站得乏了,博客里四处转了转。

博客里该热闹的依然闹腾着,该寂静的依然沉寂着。

仿佛谁也从未离开过。

每到一处,便会想起曾经的串博的日子。嬉笑怒骂,也是快意。

但我知道,回忆是腐朽的月光,它照过明净的湖水,也照过冰冷的铁衣。

明净的湖水是采莲的娘子,冰冷的铁衣是不归的征人。

期盼“却离灯影去,待得月光来”,未料“天明拂经案,一炷白檀灰”。

作者  | 2017-5-30 17:34:34 | 阅读(264) |评论(21) | 阅读全文>>

正经说《云在青天》:从乍见之欢,到处久不厌

2017-1-12 10:39:07 阅读388 评论23 122017/01 Jan12

大约零九年前后,忘了是谁的指引,在网易博客上认识了一只深海鱼。一来二往,竟觉臭味相投。于是心生欢喜,厚着脸皮喊她阿姐。

——写在文前

阿姐的第一本散文集《云在青天》付梓已有年余,某却以“笔力不逮,深恐辜负”之名,惰于书评。实为不该。

阿姐自称从来大喇喇,是北方大妞的爽利干脆,可以“策马饮天涯”,快意刀山中草,但骨子里却是南方阿囡的小桥流水,可以“雪夜拥衾读世说”,是时间之外,跟着河流走的大地上的花朵。

犹记得,初读她的字,是《边城:云流淌处》,几乎立时拍案。

于文字,一直是尤其挑剔的人,尽管时常眼高于头顶手低于脚底。

“案头有从凤凰带回的沙漏。可以听见时间小兽般逃走偏转身温柔微笑的声音”。我能说我被这开篇两句惊艳到了吗。

曾戏言,将阿姐的文章多敲几个enter,就是一首首节奏舒缓的现代诗了。这叫什么?哦,名家们将这称作“诗性”,要追溯的话,得追溯到先秦诗经那块儿去。

她的字,多多少少的还是受了老乡汪曾祺的影响。老汪的不事雕琢的抒情主义,纯粹文人的淡泊达观,也有其师沈从文的影子在。他推崇的明清小品泰斗张岱,同样也为阿姐所青睐。兜兜转转的,这世界果然是个规规矩矩的圆。

扯远了,还是回来道道阿姐的字。且从“比喻”这一斑来窥其全貌。

比喻是极富情感色彩的修辞手法,彰显了为文者的思维、想象力、阅历,甚至生命的体验,有化平淡为神奇的超能力。不记得谁说过,当你一时无法描述某一事物或者某种情状时,请选择用比喻。既让人读后恍然大悟,心有戚戚焉,又让自己心中陡生欢喜。唯此才可两全其美。

作者  | 2017-1-12 10:39:07 | 阅读(388) |评论(23) | 阅读全文>>

予我以净

2016-11-13 15:37:57 阅读326 评论16 132016/11 Nov13

之前给Y说,不久即回归。可还是拖了这么久。

当冷风在园区的银杏、五角枫、鹅掌楸头顶盘旋肆虐的时候,当阳光透过玻璃窗一路漫过窗台、文件、香水瓶落到桌子上的时候,我终于决定在这间有些简陋的办公室里,敲下几行字。

年轻的时候,顶喜欢热烈的夏天。

所有的花都开放,所有的云都漂亮,所有的雨都快意,所有的风都潇洒。即使是聒噪的蝉声,也可以有老骆的《在狱咏蝉》来附庸一下。

年纪渐长,却越来越中意安静的冬季。滴水成冰,雪下雪化都好。我又常跟小孩子说,你要喜欢冬天,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冬天来了,寒假还会远吗!

为的不过是安慰小孩子天天在考卷与功课里挣扎的小心脏。

再后来,心境渐趋平和。四季轮回,都已然无所谓。“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调侃的时候,这是人们嘴角的一抹笑意,吉他响起的时候,这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无论如何,我都不在意。

听听就好。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

无可奈何

作者  | 2016-11-13 15:37:57 | 阅读(326)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冬之午后

2015-11-14 16:36:03 阅读551 评论25 142015/11 Nov14

午后,无事,无睡意,又适逢连阴天。

就着这些天时地利人和,在一室岑寂间,于手机里,信手翻看与某人在网易里的短消息往来。

粗粗一翻,断断续续地,五六年间,竟然有好几百页。这几百页的消息,像是很久之前的车马邮件,静静地躺在收件箱和发件箱里。那人本来有千里之遥,但此刻却隐约觉得似乎就在眼前。正应了那句:天涯咫尺。

有老电影,有新音乐,有李不白的诗句,有钱穆的《孔子传》,还有方文山的清秀歌词。

这些消息慢慢铺散在这个有点寂静,有点寥落,有点令人忍不住回忆的冬之午后。

翻过之余,竟让人陡然生出一种此身无寄悲喜无凭之感。

这似乎,与初衷有点儿背道而驰了。

但又一转念,在网易七八年间,仍然有此种老友在,也算是不虚来此间一回了。

也可一欢。

作者  | 2015-11-14 16:36:03 | 阅读(551) |评论(2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